www649net

你身后好像有人,白色的谎言和彩色的光

25 8月 , 2019  

摄影师出身的导演的优点这张艺谋身上做到了放大,无论电影质量如何,在摄影上都不会差,对于张艺谋而言,不论是《长城》还是《三枪》,在颜色的使用上都是大胆且可圈可点的。我说张导是电影大师,可能有些人不认同,但是说是色彩大师,应该没有什么人会有异议。

恐怖片,心理之间的较量最可怕。

怎么样的人生才不会腻味啊!万水千遍我都走遍了,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尽头,怎么办,我感觉自己走到了尽头,我好累啊!我想回来了,你会让我回来吗?-七月与安生

《金陵十三钗》的主色调是灰白,从头到尾,雾蒙蒙的感觉几乎充斥了整个银幕。开头是直白的战争描写,这种迷茫的感觉也最甚,战争硝烟让人看不到前方,满目灰白,没有未来。这部电影也是充满了谎话,为保护孩子而故意撒谎,谎报出教堂两女的下落,谎称日本人的聚会很正规等等,我们称之为“白色的谎言”。在战争中人们已经很脆弱了,所以很多时候实话难以启齿。于是这灰白色,在表象上是战争的硝烟,在心里则是战争年代的妥协,迷茫。

电影与观众心理之间的博弈,以及留给观众想象的空间,是一部恐怖片走向成功的基本要素。

我也有一个像安生一样的朋友,只不过我们之间的故事没有那么曲折。

好在电影中还有亮色。教堂的玻璃的缤纷色彩惊鸿一瞥,算是穿透了迷雾。学生透过玻璃缝隙偷窥,子弹打穿玻璃杀人,这一抹亮色既是对外面世界窥探的媒介,也是难以保护不受外部世界影响的壁垒。其实五彩缤纷正是花花世界本来的样貌,只是在战争年代变成了奢求。导演用彩色的光表现了教堂于战争之内的神圣感以及于战争之外的现实性。

从这一点来说,《中邪》做得还不错。

我们七岁就认识了,正是玩泥巴过家家的年纪。她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她和她自己的爷爷奶奶一起住,她还有一个表哥,经常欺负她。每次表哥欺负她的时候,爷爷奶奶都会站在她哥哥那边,她很气愤,经常和她自己的爷爷奶奶议论。小小年纪的她就敢挺直腰板和大人理论。那时的我,不敢,我不敢和大人们进行表面的冲突。我只会在暗地里偷偷地较劲,所以那个时候我好崇拜她的。不过她一直都不知道而已,我是被父母圈养在笼子里的小白兔,我习惯了大家对我身上贴的所有标签,乖巧,懂事,听话,漂亮。有时我也觉得自己这样很恶心,但是却又无力去改变什么,顺风顺水的人生也没有什么不好。所以十八岁以前的人生一直都很平淡,也很顺利,我顺利升入全市最好的初中,顺利升入全市最好的高中。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没有任何差错的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而她呢,十五岁的时候没有考上高中,进了职高,去学了酒店管理。到现在我还记得她兴高采烈地跟我说以后会去做酒店经理,那时我也天真地认为会如她所说地那般美好。而那时我却为高考发愁着,羡慕她可以看到的未来。自己却是一无所知,像一只候鸟不知道将要迁徙在何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Pagliacc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中邪》,包括导演、演员、制片、摄像、跟机、场记在内的11人的团队,两周时间,拍出了一部恐怖电影,制作成本只有5万元。

高三的我学业繁忙,大大小小的考试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没有时间跟她联络。只有一次放假,我的手机亮了是她发过来的短信,方便接电话吗?现在,我打了嗯。电话接通过后是一阵哭声,她说,我和一个男人开了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好想哭。我想不出来安慰的话语,只能任由着她哭。再见面的时候是这一年的春节,我随爸妈来到外婆家过年,隔着砖块的缝隙看她在和自己的家人斗地主,我还是很胆小,我不敢主动去找她。她好像也看到了我,照常像我挥手喊出我的名字,这一次见面,她涂了厚厚的粉底,穿了很高的高跟鞋,嘴上也涂了一层厚厚的口红,口音也发生了一点变化。有点像个小大人的模样站在我面前,可我分明是比她大一岁的人啊!最近好吗?她问我。就那样呗……反正很平常,真羡慕你啊,天天活在象牙塔里。别这样,其实也挺烦的。你能不能换个工作啊,为了避免尴尬我还是很委婉的说了,不要随便跟不三不四的男生在一起交往了,找一个对你好的吧。实在不行的话儿,我可以把我身边的朋友介绍给你啊。她听到我这句话一下子就笑了,好啊,把你们学校的那些乖宝宝介绍给我啊,只是他们看不上我啊,我有自知之明啊。说完就在那里一直笑,只有我站在原地显得分外尴尬,那天还说了一些什么其他的话儿我都记不得了,只记得她最后说的那几句。

当然不能以成本论好坏,不能说成本小拍出来的电影就更好,但是5万元能拍出一部恐怖片,而且在中国电影市场上获得这么多的赞誉,那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心迷宫》的制作成本也只有170万元。)

你知道吗?一直以来我都很羡慕你,你永远的这么天真可爱,你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崇拜的人。

影片恐怖吗?如果是一个人独自观影,还是不太建议在晚上观看。我是晚上11点多才开始看的,你们能想象我看完电影已经将近凌晨一点,睡觉前去卫生间,向黑漆漆的客厅看一眼,总是觉着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的感觉吗?

后来我们就没有了联络,直到有一天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你还记得小时候跟我们一起玩的昊哥哥吗?那个时候你一直问我是不是喜欢他,我一直都没敢承认,因为我确实妒忌看他对你那么好,我害怕,我又喜欢你。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不过现在都过去了。你要一直都加油哦,我最崇拜的人。看完我一个人就坐在没有人的房间大哭,所有青春里还没被稀释的东西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话给刺痛了。我还是没有勇气回她,我是一个胆小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